六轮谈判过后 NAFTA仍在“原地踏步”

    为期一周的更新北美自贸协定(NAFTA)第六轮谈判,在本周落下帷幕。加拿大外长弗里兰、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和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在谈判结束后举行了联合新闻发布会。三方指出,谈判在反腐、海关以及食品卫生方面取得进展,但在一些关键议题上并没有达成共识,最终达成协议还要面临很多挑战。

    本轮谈判延续了前五轮谈判的胶着状态,美国态度强硬,各方在主要议题上的分歧无法弥合,谈判进展甚微。据路透社报道,莱特希泽拒绝了加拿大为NAFTA谈判去除障碍的提议,但承诺继续进行谈判,缓解了美国可能立即退出NAFTA的担忧。莱特希泽在结束NAFTA第六轮谈判后表示,特朗普对该协定的看法未变,他还警告称,关于美国优先事项的谈判仍进展缓慢。

    更新NAFTA谈判止步不前,与各国对谈判的诉求不同有很大关系。特朗普多次指责NAFTA导致美国制造业工作机会流向墨西哥和美国在北美贸易中出现巨大逆差。因此,美国参与谈判的主要目的是“重构”经贸合作框架,削减美国贸易逆差,减少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而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而言,更新NAFTA谈判的主要目的则是简单地扩充协议,纳入电子商务、数字经济、服务贸易、知识产权、劳工保护、环保标准等新内容,以符合经贸发展趋势。加墨两国都认为,新的协定应当实现各国共赢,尽量减少对本国贸易以及经济的影响,而不是简单地满足美国的利益。

    目前三方分歧最严重的议题是汽车原产地规则。美国要求,美、加、墨三国制造的汽车零部件在自贸协定下销售的汽车中的应用占比几年内从62.5%提高到85%,并且美国制造的零部件价值应占整车价值的一半。另外,美国还提议,要求制造汽车所用的钢、铝、铜、塑料、电子器件等从上述三国采购,以获得自贸协定的免税资格。

    对此,加、墨两国贸易代表都不予接受。对加拿大而言,在已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框架下,原本汽车制造企业就在向生产成本更为低廉的墨西哥转移,如果再增加美国产值含量条款,北美汽车制造业将会被美国和墨西哥瓜分。而对墨西哥来说,汽车产业是该国支柱性产业。墨西哥利用原产地规则以及自身的生产成本优势将大部分汽车巨头吸引到国内,构建起了庞大的汽车产业链。增加美国产值含量条款,将对其自身经济造成巨大影响。此外,加、墨两国汽车制造商均认为,美国此提议会扰乱北美汽车业的整体供应链,衍生出官僚问题,并最终削弱北美汽车业的竞争力。弗里兰表示,美国提出了一系列“非常规要求”,可能逆转北美自贸区20多年来的开放和合作,甚至可能违反世贸组织规则。

    此外,近期美、加两国间贸易摩擦不断,从乳制品、软木到商用飞机,火药味十足。近日,美国又宣布对加拿大的报刊印刷纸等纸张征收9.93%的反补贴税。加拿大随后发表声明称,已经向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状告美国在大量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中的做法有违世贸组织相关规则。莱特希泽回应称,最近加拿大通过世贸组织针对美国发出的挑战,是对“美国所有贸易法的大规模攻击”,“加拿大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很大,双边贸易必须进行调整,以重建平衡的贸易关系”。

    启动近半年、历经六轮谈判的NAFTA仍是一筹莫展,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已经获得新生,目前11个成员国已完成了修改后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PP)的谈判,并达成共识,计划于3月8日在智利签署贸易协议,加拿大和墨西哥皆在其列。加拿大更是在更新NAFTA第六轮谈判开启的当天,即宣布接受修改后的CPTPP,这表明其对美国的耐心已接近极限,做多手准备亦在情理之中。分析人士认为,此举表明加拿大已开始将注意力转向其他国家市场,而不单是锁定在美国身上。加、墨底气渐足,美国也更趋强硬,NAFTA重谈的潜在风险不容低估。

    虽然外界对于谈判的前景并不看好,但弗里兰对NAFTA谈判仍持乐观态度。她表示,对目前的进展感到高兴,三国正处于迈向达成协议的“正确轨道上”。瓜哈尔多也表示:“下一轮谈判,我们仍需要克服重大挑战,不过迄今为止取得的进展让我们处于正轨,可以向着达成统一最终完成谈判迈进。”

    更新NAFTA第七轮谈判将于2月26日至3月6日在墨西哥城举行,但考虑到墨西哥7月大选,三国决定将该谈判的截止讨论时间定于3月末。这场耗时9个月的谈判,虽然过程沉闷,但却留下了最有悬念的结尾,NAFTA这一已经走过20年的协议能否获得重生,恐怕要到最后一刻才能揭晓。

作者:项梦曦  来源:金融时报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2日 10:29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0号 邮编:100033 网站编辑:010-88170606  88170605 
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转载 1998-2018. 京ICP备17016011号-4